文学院(在运行)
 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资讯  人才培养  师资队伍  学科建设  学术研究  党建工作  学生工作 
 
您的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作品展示>>正文
新农村建设之安宁村木料加工情况探究
2015-03-31 18:03   审核人:

 新农村建设之安宁村木料加工情况探究


 
团队: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赴融安县安宁村暑期社会实践团队
时间:2007年7月22日~2007年7月29日
地点:融安县长安镇安宁村
主题:木料加工情况及其影响调查研究
人员:黄振腾周夏 杜邦义 江惠 何慧君 黄熙勤 邓俐泉漆祥毅 陶劼
 
7月22日,我们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队前往融安县长安镇安宁村进行为期一周的社会实践活动。此次社会实践的目的是了解当地的木料加工基本情况以及这种农村工业化家庭作坊式的工厂所带来的影响,并力求真实地反映情况。在这期间,我们采用实地考察、参观走访、与有关人员面谈的方式进行调查,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也对该村的木料加工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基本情况
 
安宁村隶属广西四大名镇之一的长安镇,全村有有七个自然屯,2780多人口,有500多户,主要作物是稻谷,近年来人们开始种淮山和植桑养蚕,还出现了大规模的私人承包田。村中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多,土地多的屯人均1亩地,土地少的屯人均只有1分地,因此,大部分家庭单靠种植庄稼难以解决生活问题,村里的青壮年多到外地打工。
木料加工是融安县的特色产业之一,上世纪80年代,人们纷纷办起了木料加工厂,安宁村的部分村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木料加工和它所形成的产业链已经成为安宁村经济结构中重要的一环,成为农民发家致富的法宝之一。
木料加工是将晒得七八成干的杉木制作成拼板、方条等半成品,使之能进一步加工的过程。这些半成品中,拼板居多,小部分是方条,它们被卖到县上的大工厂以作进一步加工。杉木材质好,做成的家具、门板、组合柜等木制品不容易生虫,深受人们欢迎。这些杉木大部分是从融水、三江或者附近的红茶沟运回。工厂老板多向私人购买木材,山中道路不通,但是山下有河流,人们将砍好的木头投入水中扎排,拖到码头再装上卡车,每天,那里的码头都有运木头的卡车忙碌。
这样的木料加工厂都是本村人所办,办厂时间不同,形成的规模也不一样。几乎每一个木料加工厂都雇有工人,人数从一个到十几个不等。规模大的加工厂雇的工人多,村里的人称,雇七八个工人的工厂规模算是比较大的。
我们的调查范围主要是在安宁村七个自然屯之一的黄家寨,黄家寨大约有230户人家,有30多家木料加工厂。沿着村中道路行走,每隔几百米就会发现一个用于加工木料的工棚,棚外是一堆堆在阳光下暴晒的杉木,未走进棚中就可听到机器轰鸣声和刺耳的锯木声,在工棚内,切木机附近锯齿处木屑飞扬,锯好的木头应声而落,小工们正一丝不苟的干活。
 
木料加工厂出现原因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安宁村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村子四面环山,山上种有郁郁葱葱的树木,主要有是杉木和枞木,还有毛竹。改革开发后,这附近的山林多分给了私人,私人可以卖自己山地中的树木,这为木料加工厂提供了重要的原料来源。同时,与融安县比邻的融水、三江等地也有着丰富的木材资源。靠近木材产地的地理位置为工厂主们节省了大笔运费。安宁村交通便利,主要道路基本由水泥铺就,贯穿村子的大路是曾经作为国道的柏油路,人车行走十分方便,村子座落在融江边上,山脚下就是河流,水路运输也方便。
从经济方面来讲,这种木料加工厂属于低投入、高收益、运转周期短的小型个体私营企业,一套加工设备大约要一万多到两万元,只要购回机器和木材就可以加工,适于在农村中发展;另外,进行木料加工不需要太多复杂技术,人们可以轻易掌握加工的流程,降低经营难度;同时,产品的市场需求量大,销售渠道广,县里有多个以这些半成品为加工原料的大型木料加工厂,每天都有卡车到村里来收购拼板;村中人均土地较少,地里的庄稼收成不高,农村中存在着较多闲散人员,为木料加工厂提供充足的劳动力;国家实行的工业反哺农业、鼓励兴建乡镇企业的政策也是木料加工厂存在和发展的一大因素。
 
木料加工面面观
 
一、工作流程
 
在调查中,我们通过实地观看了解了木料加工的整个流程。首先,工人们将晒得七八成干的杉木锯成几段,用大型的木工带锯机将其锯成较为薄片的木板,这个程序一般需要两个人做;接着用刨平机将木板表面的粗糙刨平,这个活儿比较轻,由妇女来做;之后小工用锯板机把这些木板锯成5cm宽左右的的小木条,规模中上的木料加工厂通常有两三台锯板机;最后通过压板机将这些木条拼成拼板,一个加工厂往往有几台压板机同时工作,因为在将木条拼成板的过程中,等待粘合小木板的胶水晾干需要一段时间,压板机多了能提高工作效率。
加工好的拼板

做好的拼板规格为:长2.5m,宽42cm,厚1.35cm。这些拼板以立方为单位卖给大工厂,每方拼板共有91张。规模小的木料加工厂一天约能加工1~2方拼板,规模的大能加工3~4方,好的拼板一方的收购价格是870或890元,卖出一方木头获利大小不一,一般在50元左右。老板们没有固定将拼板卖给哪个厂家,拼板不愁卖,一般是谁先收购谁先得。
 
二、增加收入
 
农民增收问题是农村工作中的一个大问题,在调查中,我们更为关注的是木料加工企业对农民增收所起的作用。和很多乡村一样,安宁村也有很多人外出打工挣钱,但因为有这一定数量的木料加工厂的存在,部分农民可以通过卖出杉木、为老板砍伐、搬运树木、或者到村中的加工厂打工等方式挣钱,每个月都能有较为固定的收入。
我们前往安宁村一个主要靠种植树木和砍伐木头挣钱的屯子进行调查。那个屯子山水相绕,屯中土地极少,一位村民介绍说,他家有四口人,只有一厘田。以前分山林时他们分到了7~8亩山地,现在山上种有杉木。他们家也卖树木,平时是分批卖,只有急用钱的时候才会成片卖掉。杉木成材时间较长,单靠卖木头吃饭并不是权宜之计,现在,他为到山里购买木材的老板砍树和搬运木头,这是个很辛苦的力气活,一个月大概能做20多天,每天30元,每月收入大概有六七百。屯中每家每户都有山林,这些家庭中的青壮年也像这位村民一样,常年靠这种打工方式挣钱。对于生活在那里的人来说,每个月能有这些收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因土地缺乏而带来的贫困状况。
在办有木料加工厂的村中打工的青壮年男子一般做的是切木头的活,老板按方数给钱,切木工8块钱每方,一个人一天能做3~4方,一个月能挣一千块钱左右。而妇女主要做较为轻松的拼板工作,每拼一块板需要十几分钟,拼好一块板六角钱,一天可以拼30到50块不等。

工棚中的切木工

在村里打工有诸多好处,既不耽误地里的农活,又比较轻松自由。农忙时忙地里的活,农闲时到工厂去做工。有些妇女甚至将老板的压板机搬回家做,这样自己能随时制作拼板,老板也能节省工棚空间。
    在村里打工条件比较好,一些外出打工的人也将目光投向村里的加工厂。我们采访到一位从外面打工后回村做工的男青年,他说,在村里打工容易挣钱,也比较自由,在村里解决吃住问题不用花钱,每个月的工资有一千多,也不比在城里打工少多少,倒是在城里除去各种花销之外,每个月也只剩六七百块钱。
木料加工厂的出现打破了传统经济模式,让农民的目光投向了广阔的木料市场,拓宽了农民增收路子。而在木料加工生意中,获利最大的是工厂老板,我们走访了一些工厂老板,在交谈中获得了更为详细的资料。
黄先生家开木料加工厂已有七、八年,现在雇有12个工人,属于中上规模的木料加工厂。据他介绍,他家的木料加工厂买一次木头大概有30方,每年能用掉两三千方杉木,除去材料费、运费、拉车费、小工费等花销,一年大约有6到7万元的纯收入。自开办木料加工厂以来,他家收入大为提高,生活水平也大大改善了。以前家里是住茅草房,而现在,他们家花了14万元建起一幢带空调的小楼,家中还有一辆面包车。办木料加工厂使他们家摆脱了贫困的境地,一举迈入村中富裕人家的行列。
虽说村中绝大部分加工厂是制作拼板,但也有人避开拼板加工,转而加工其他木制品,吴先生家的衣架棍加工厂就是其中一个。曾在柳州市打工的吴先生成家后回到村中,去年办了村中唯一一家专门加工衣架棍的木料加工厂。

黄先生的木料加工厂专门加工这种衣架棍

衣架棍是一种长45公分,直径为0.97~0.98cm的小圆棍,用来充当衣架中的横棍。衣架棍以扛来计量,每扛500根,每根能卖到6分到1毛钱,如果直的、光泽好的圆棍可以买到1毛钱,而那些棍身上有树结或者疙瘩的价格就差一些,最差的圆棍只能卖到2分钱。吴先生说,做一方木头的纯利润是50元,一天可以做两方多一点,平均每天会有一百元左右的收入。他的厂一个月开工20多天,,一年能有2万多元的利润。做衣架棍的好处是它对木材的品种没有严格限制,什么木头都可以做,而且购买的木头不需要晒到七八成干,不会耽误加工的时间。在村中绝大部分人都做拼板加工,杉木数量减少,越来越难买到的情况下,对于刚开始创业的吴先生来说,制作衣架棍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三、木料缺乏
 
在实地调查之前,我们以为由于木料加工厂的出现,当地会出现滥砍滥伐、山林遭到破坏的现象,但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好一些。由于安宁村附近的山林多分给私人,随着杉木的需求量增加,杉木价格的上涨,人们的种树热情也高了。砍伐过后的林地会很快就会种上杉木苗,村民只需护理两三年,就可以等杉木成材。杉木的生长期为15~20年,我们乘船经过这附近的山头,都会发现大大小小不同树龄的杉木。
新植的杉木林

虽然如此,由于砍伐的速度远大于杉木生长的速度,杉木的数量还是不可避免的减少了,我们接触到的老板都反映,现在木材越来越难弄到了。一位工厂老板说,这两年木料加工不太好做,木材比以前少,而且也贵,以前每方300多块钱,如今涨到500多。买不回木材原料,工厂就暂时停工,短的有一两天,长的十几天。除去农忙和木料还没到位的时间,一个加工厂一个月有二十多天是可以开工的。
原材料的缺乏使得木料加工业出现了愁买不愁卖的现象。对于这种情况,工厂老板们表现出不同的态度。有的人表示乐观,他们认为,这附近的树砍了又种,而且山地多,杉木不会那么快砍完的;而大多数人表示,他们也没有想以后怎么做,现在能做就先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农民们想到的是眼前的事情,现在能挣钱就挣钱,很少将目光放到远处。村长表示,村民们目光比较短浅也是制约村中经济发展的原因之一。
 
四、风险产业
 
在与老板和小工的接触中,我们了解到木料加工确实能给农民带来好处,但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虽然木料加工厂容易赚钱,但是在安宁村,这种小型工厂也没有遍地开花,究竟是什么原因抑制了它的进一步发展?
原来,虽然木料的销路有保证,收益也高,但做木料加工同样存在风险。办木料加工厂除了有足够的原始资金的投入外,其中的一个关键环节在于购买杉木时能否准确估价。在木头的买卖中,买卖双方从来不称木头,而是按砍好的木堆出价,直径6~8公分的小杉木是450元每立方,直径8~16公分的大杉木是550元每立方,有时是小杉木混杂在大杉木中,也可以卖到大杉木的价格。一堆木头大约有5000元到7000元,如果买家看不准,多出了钱,就会亏本,很明显,这种出价方式并不能保证买主每次都能给出对自己较为有利的价钱。在农村,农民的资金积累程度不高,抵抗风险能力差,亏了两三千之后就做不下去了。因此,虽然木料加工业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数量的增长也没有太快,经过一番淘汰之后,安宁村的木料加工厂仍只是小规模存在。
 
五、贫富差距
 
从办厂家庭数量来看,这些私人性质浓厚的木料加工厂并没有规模化,因此,目前它还不能带领全村人走上致富的道路。一部分人通过发展木料加工厂先富起来,但有大部分家庭还是处于中等生活水平,有些甚至还处于贫困状态,整个村里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存在着较为明显的贫富差距现象。比方说,有的家庭盖起几层小楼,家中各类家具一应俱全,而有的家庭至今仍然没有像样的家么,甚至连一张吃饭的桌子也没有。该村村长说,靠木料加工富裕起来的家庭还只是少数。
由于贫富悬殊,富的可以当老板,靠能力吃饭,贫的要到老板的厂中做小工,靠力气吃饭。同时,富者会在教育、科技上投资,以换取更大的经济效益,从而越来越富;而穷者连送子女上学都送不起,素质难以提高,致使穷者更穷。这种贫富不均的现象存在不利于整个村子的协调发展。
 
看法和意见
 
通过一周的调查,我们了解了安宁村木料加工的利弊和基本状况,但由于时间和条件的限制,我们无法深入调查研究,所以只能在认识的基础上提出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和意见:
一、木料加工厂随着市场的需要、依靠资源优势而生,它的兴衰也由这两者的变化来决定。在人口膨胀,各类建设项目此起彼伏的今天,市场对木制品的需求量依然很大,而从村民的描述和我们的实地考察结果上看,融安地区依然存在较大面积的山林,所以木料加工业还有很强的生命力。
二、虽然做木料加工业前景可观,但从现在情况看,村中除了几十个加工拼板的木料加工厂之外,最近几年开始出现了加工衣架棍或制作桌椅的加工厂,因此,以后的木料加工可能会向着多样化发展。制作半成品的拼板和方条也许不会是新型木料加工厂的首选,因为这两种半成品对加工的木材种类有要求,由于如今出现杉木供不应求的情况,原料价格已经上涨,要避开这个问题,最好是选择没有木材品种要求的加工种类。
三、虽然杉木加工利润大,对农民增收作用明显,但木材资源短时间内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对于当地政府来说,要让这个产业进一步发展,需要做好护林工作,加大管理力度,避免出现滥砍滥伐毁坏山地的现象,使环境和经济协调发展。
四、安宁村的贫富差距现象在短时间内还难以调和。木料加工厂的出现虽然为很多人提供了增收的途径,但它并不是万能的,要做到适度发展,先富带后富,还需要政府在政策和资金方面对其提供帮助,政府应遵循适度原则,或鼓励或引导其发展。同时适当转移农民的注意力,帮助农民拓宽增收途径,比如说推广适宜当地种植条件的经济作物,如金橘、淮山、甘蔗,以及种桑养蚕等。
 
参考资料:
 
《新乡土中国》             作者 贺雪峰        广西大学出版社
《社会调查理论与方法》     主编 徐经泽        高等教育出版社
  Copyright © 2005-2015 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