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院(在运行)
 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资讯  人才培养  师资队伍  学科建设  学术研究  党建工作  学生工作 
 
您的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作品展示>>正文
城乡清洁工程调研报告
2015-03-31 18:03   审核人:

 执行摘要

 
一、目的摘要
为了完成我组暑期“三下乡”实践调查任务;了解当前南宁市 “城乡清洁工程”实施现状,取得了哪些成效?存在哪些问题?进而思考、分析相关情况和问题,给有关单位今后的相关工作提供参考数据。特展开此次调查。
 二、方法摘要
我们在南宁市的兴宁区和西乡塘区范围内,通过抽样方式,对过往行人、摊贩业主、“城乡清洁工程”管理者展开问卷调查,收集了第一手资料。后期运用SPSS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处理,分析后得出结论。
三、主要结果摘要
1、市民对“治五乱”一词知晓率较高,但对“五乱”的具体内容描述不全
2、多数摊贩对“城乡清洁工程”的实施不认可
3、“城乡清洁工程”宣传渠道较多,但宣传不够深入
                               
四、结论和建议摘要
结论:多数市民对南宁市实施“城乡清洁工程”表示认可,但认识不够深入;摊贩从自身利益出发对工程实施存在抱怨,但能配合完成工程实施的相关工作,他们期待有关部门能早日解决对其利益受损问题;部分管理者执法时方式方法欠妥,引起群众不满;
建议摘要:迫切需要建立健全相应的规章制度使“城乡清洁工程”能持续有效地开展。
 
 
 
一、       调查背景和目的
背景:根据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战略部署,为贯彻落实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提出的建设富裕文明和谐新广西精神,加快推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促进我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2006年12月30起,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深入实施城乡清洁工程的决定。全区各行政部门单位开始了对所辖地区的不符合清洁要求的地点进行大治理行动,各大媒体也始终把这个工程放在聚光灯之下。
目的:调查南宁市“城乡清洁工程”实施成效及存在问题。通过针对各个群体发放的随机问卷调查,获取相关信息。并提出调查后我们自己的意见,为有关部门更有效地实施工程提供参考。
 
二、        有关人员和职责
此次调查由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城乡清洁工程调研服务团”同学共同完成,任务包括撰写调查问卷、实施调查、回收问卷、分析处理结果、撰写调查报告等。
 
三、        致谢
    在此,对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政府及城管大队、学校团委、给予指导和帮助的老师同学表示衷心感谢!
 
分析和结果
 
 
一、从不同人群看工程宣传成效与存在问题
1、市民对“治五乱”一词知晓率较高,但对“五乱”的具体内容描述不全
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2%的市民了解这项工程,89%的市民认为有必要进行“城乡清洁工程”。许多接受调查的市民对“五乱”的具体内容描述不全,为了进一步了解市民对工程的认知状况,我们让每个受访者讲述他们心中的“五乱”,部分市民能说出摊点乱摆、垃圾乱扔、车辆乱停,在我们引导之下勉强能说出“五乱”的全部选项,一小部分受访者在自填选项中填写的是如治安不好、交通秩序混乱等社会现象。
2、多数摊贩对的实施不认可
问卷结果显示:87%的摊贩对南宁市“城乡清洁工程”有不同程度的了解,60%的摊贩认为开展”城乡清洁工程”是没有必要的,90%的摊贩认为在路边摆摊对城乡的环境卫生没多大影响。接受调查的摊贩多数属于“城乡清洁工程”中被整治的对象,他们的经济利益不同程度受到了损害,因其认为政府尚未妥善解决他们的经济来源问题而没有完全认可这项工程。
3、“城乡清洁工程”宣传渠道较多,但宣传不够深入
接受我们调查的管理部门有:西乡塘政府、西乡塘城管大队、水街街道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提到的宣传方式主要包括:报纸报道、电视专题讲座、网站专题、建立部门投诉网络、小区的宣传栏和横幅标语宣传。
调查中,管理者认为宣传工作比较到位,覆盖面较大,如各大媒体均配合工程的实施进行相应的宣传,从市民对该工程的高支持率不难看出“城乡清洁工程”工作是有必要的。但是不少市民对工程认识不深,这是是宣传欠佳的表现,绝大多数市民仍然认为该工程是一项单纯的“打扫卫生”工程,认为“五乱”就是“垃圾乱放”。知道工程存在,却不知道工程的具体实施项目没能市民真正领会工程的意义。
从摊贩的角度说,他们作为工程整治的现场目击者,肯定了工程的必要性,但是90%的人仍然认为“自己原来的营生不会影响环境”。只能说对他们的宣传只限于表层上面,没有让他们真正领会到工程的意义。所以工程宣传工作要做的并不只是让人“知道”,而是要“了解”。要实现这一点,媒体面的报道宣传固然很重要。但是单纯的报道容易把人对工程本身的注意转移到工程的新闻趣事上去,而遗忘了工程的基本涵义。
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类似公交车的广告、流动字幕、街道的POP广告旗、火车站和的士的电视仍然少见工程宣传的影子,而这些是市民接触最多,又最做直观宣传的地方,有关部门可以考虑通过这些途径深入宣传工程的相关信息。南宁市学校众多,政府亦可发动和鼓励学校设立与此相关的社会活动项目,让学生去社会中,用做调查、做采访等传播方式把工程的理念传播到人群中去。例如我们本次调查,亦起到了宣传的作用。据调查组了解在旧水街,广西民族大学的学生同期也通过发资料的方式做了类似宣传,此类方式既有利于增加学生的社会实践经验,也有利于工程的最直接、最清晰的传播至市民,还可以减缓执法部门“强制教育”带来的群众负面情绪。
 
二、工程实施后的市场经营状况
1、“引摊入市”效果尚未令人完全满意
由于工程把大量原有的“街边市场”打破,为了补充市场空缺,以及实现计划中“规范市场”的目标,南宁市政府在建立了多处规范化的新市场。
作为西乡塘区重点整治对象的农院路马路市场,以前农院路两旁占道经营,造成交通严重拥挤的临时摊位一律被拆除,西乡塘政府对拆迁的店主主要采用“引摊入市”的政策,开发了位于“阿里妈妈”后的农院路金三角服装百货市场,提供了80多个摊位,许多原来在农院路乱摆买的摊贩现在都已变成了里面的合法经营户。但摊贩们都普遍反映实施“城乡清洁工程”后,周边的环境有了较大的改善,但生意却越来越惨淡了,营业额也减少30%左右,而且他们的租金上涨了,涨幅在每月50到100元左右。据里面的摊贩介绍,市场内每个摊位要交3500元的入场费,500元水电押金,600元每月的租金。市场里晚上稍微热闹一点,白天十分冷清,甚至摊贩比顾客还多,一些店主干脆关门停业,许多摊贩因交不起相关的费用而只能将摊位转让。
调查组特别挑出了被南宁威宁物业公司管理下的誉为“工程模范”的新水街市场作为调查点,对从被老水街“街边市场”规范到这里来的摊贩进行问卷调查。新水街市场楼分为两层,第一层主要是食品类的经营点,第二层则是衣物百货的经营点。接受问卷调查的83.3%的人是几个月前,统一被迁入新水街的。在问及他们的收益状况时候,86.7%的人选择了不如在老水街市场。管理收费情况上说,与老水街街边市场相比,每个月都会有100—300元的提高。60%的摊贩认为收费提高“不可接受”;90%的摊贩认为物业公司没有重视他们的利益,进行有效管理。一层的食品类摊贩主要意见是新市场宣传力度不够、客流量太低、市场外的流动摊贩“不公平竞争”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二楼的百货类经营者更加怨声载道,他们的经营场所由于窗体无法正常打开,而且没有通风设备,所以整个场所空气环境很差。他们觉得这根本上导致了现在他们面临“经营者多于顾客”的尴尬局面。他们的主要意见是:新市场管理混乱,经营环境很差。这一部分的摊贩对新市场的抵触情绪非常严重,一直试图联系媒体,通过曝光的方式来解决物业公司的“不作为”。
可见,即便是号称“典范”,而且身负着“百年商业街”历史盛誉的水街市场,也不免面临刚刚重整出现的种种问题。突出的问题就是客流量少,与之前“街边市场”时候缴费少获利的状况多形成鲜明对比。市场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形成,摊贩要适应市场的新位置,甚至有时就是“要停车买菜嫌麻烦”这样的小细节都需要时间。政府一方面要有足够的耐心,一方面要把宣传的力度更多的放到新市场的推广中去。管理要舍得投入,而且投入得合理、细致。例如“免费设置停车点”,在经营环境里“设置吊扇”等。每个新市场都需要做一些争取让更多人进入到规范市场的改变举措。
 2、流动摊贩在“规范市场”中获利增幅
作为“规范市场”的商铺和超市,新商铺和超市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出现明显变化。在调查组的问卷采访中,26%的摊贩认为整顿后营业额有所下降,35%的摊贩在整顿之后缴纳了更多税金,5成的摊贩认为营业额没有发生变化。绝大部分的摊贩认为工程使得道路畅通、交通改善,经营环境有很大的好转,问题主要就是工程导致税费增加与经营额有所下降。西乡塘区大学路“北京华联”的服务员接受组员采访的时候反映,在工程整改之后,人们少了“街边市场”,来超市买东西的人更多了,营业额也有了提高。
对于原来的店铺来说,“街边市场”的撤出并没有让他们在缺少“竞争”中获得更多的利润。相反我们的实地调查表明,由于“街边市场”消失,使得原本的集中的人流分散开了,依赖这部分顾客的摊贩也受到了经济商的打击。而对于超市来说,由于本身区位和定位上与“街边市场”并不形成任何依赖关系,不存在客户流受影响的状况。因此在“街边市场”撤出之后,规范化、幽雅的经营环境获得了更多顾客的青睐。清洁工程的势在必行注定了市场客户走向要经过一个重新整合的过程,这个是不容改变的。但是在营业额并没有增加的前提下,去增加店铺的税费。不仅会助长“哄抬”摊位租金,使希望“入市”的“小贩”望而却步的不良风气。同时原有的摊贩对此也容易产生不满情绪。有关部门应该深入分析比较不同地区的状况,再作具体的税费调整。
3、“清洁”之后的市场环境仍需要不需要保留“南宁特色”?
在接受调查表示“工程不必要”的市民中,调查组发现有44%的市民提出“购物、外出消费不方便”;17%的人提到了整改后的环境“影响了丰富的夜生活”。调查小组来到了南宁市最富“小吃“盛名的“中山路”进行调查,发现一直热闹异常的中山路经营状况并没有发生变化。另一方面,同样作为老牌 “小吃市场”的“水街”,在被整改之后,被并入到了新的市场。目前的“新水街市场”旁,新的“美食街”大楼正在建设之后,建成之后,原来的小吃将被迁移到里面。然而在组员对水街原来的摊贩的口头采访中,大部分摊贩对这个新市场都没有太大的寄望。他们认为水街的小吃环境是百年培养出来的,新的市场环境虽然比较好,但是不见得可以吸引那些已经流向了“西式快餐”等店铺经营的小吃经营场所的顾客,很可能遭遇比交易市场更长时间的调整期。
小吃、夜市一直是南宁这座城市的传统和活力所在,但是也是南宁 “脏乱差”最容易出现的地方。市民在面对这种状况时候心态也比较矛盾,一般人都觉得像市中心裕丰一带的小吃不规范造成的交通拥挤状况很让人不满,但是他们同时又觉得没有了这些小吃之后,自己的夜生活显得单调了很多。一边是优秀传统和城市精神,一边是清洁的需要。政府作出的回应是选择后者,但是方法显得急躁,水街市场拆除速度要比兴建速度要慢,很难重新聚集人气。而且相类似的市场数量还不能满足南宁的夜市消费需求,接近半数被访者觉得
目前的夜市状况不如从前,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针对这种状况,政府可以借鉴中山路的作法,尽量保持老街区的的夜市特色,重新划区定位加以规范,参考广州市“传统小吃聚集成街区”的做法,在老街区建设多几个类似“中山路”的美食点。新水街美食街聚集到一栋大楼的作法虽然比较容易形成优雅的环境,但是却失去了原有夜市那种“生猛”的活力。建议应该仍然建设以加以划区规范露天为主的小吃区域。
 
三、工程实施后利益受到直接冲突者所存在的问题
调查组侧重调查工程实施后,利益受到比较直接的冲突者--摊贩存在的问题。政府为摊贩提供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如规划建立一些农贸市场,实施“引摊入市”政策,这些政策确实起到很大作用,但也存在不少的问题,
1、分析原因
在这项浩大的工程面前,对于大部分的市民来说是利大于弊的,但对于“乱摆摊点”中的摊贩来说,他们在这项工程中存在哪些问题呢?调查显示,60%的摊贩不支持这项工程,75%的摊贩认为政府实施的这项工程断了自己的生路。而在市民当中57%也把摊贩的出路问题摆在“工程问题”的第一位,73%的市民同情摊贩的遭遇,可见这个问题并不是单纯关涉局部利益,已经成为社会的一大关注热点。摊贩这个群体是庞大的,经过我们的调查,除了市中心存在着少数的暴利带有外来团伙性质的摊贩之外,大部分的摊贩来自:郊外农民、下业人员、闲着无事的老人。而在这三类人之中,第二类人又占多数。他们中的很多人以30—50岁的中年人为主,来自城市里的各行各业,涉及面相当的广,所以造成的社会影响也大。他们基本都具备这样一些特点:肩负着最大的生存压力、技术谋生能力基本定型、思想相对的僵化。他们年轻的时候从工厂走向市场,经历了一场剧痛。在年老的时候,又面临被市场驱逐的命运,满腹怨气,觉得政府不给他们生存的道路。郊区农民主要在西乡塘的一些城乡集合部的市场里,贩卖自己的农产品。对于不固定经营的他们来说,很难在划定区域里购置摊位。所以他们只能再次回到农村里去,或者想办法去大城市打工。唯有老年人是属于比较闲散的劳动力,他们的年龄决定他们没有很大的生存压力,而且往往都有相应的养老金,但是这样的群体在整个摊贩之中毕竟只是少数。只要前两者的问题没有解决,矛盾依然存在。那么,政府在维护城市形象的同时如何保障群众的基本生活?
2、社会弱势群体在这项工程中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经过调查,65%摊贩除了摆摊之外,没有其他经济收入。发现“引摊入市”后,部分摊贩不去政府统一规划的农贸市场租用摊位摆卖,除了他们自身原因外,60%摊贩摊贩不去的原因是摊位费太贵, 而他们认为导致摊位费太贵的原因有:①相关单位标价过高(38%)②摊位竞争太大,价位抬高(29% )。小摊贩与城管打“游击战”的现象存在的主要原因是:“城乡清洁工程”损害了这部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而政府却未能真正落实有效措施安置他们,未能很好地为他们解决生计问题。
对于乱摆摊的郊区农民,他们家里有田地,平时一般在家务农,田地除了种粮食作物外,还种有一些瓜果蔬菜,到收获时节,由于拿到收购站买不了好价钱,或者根本无人去收购,为了赚点钱,他们只好把自家种的瓜果蔬菜拿到城里来买,但又因无固定的摊位,所以只好乱摆卖。因其是自种自卖,季节性和流动性大,建议给他们提供一些可以摆卖自家产的农产品的摊位,划定区域让其自销其产品;同时加大宣传,让其认识到乱摆摊对城市的影响,必要时加大惩罚力度。
对待下岗职工及农民摊贩,政府应切实落实“引摊入市”的政策,加大资金投入,建一批非以盈利为目的新型的农贸市场,里面设置一定数量的固定摊位和非固定摊位。固定摊位专门提供给原来在马路市场经营的特困户,由特困户提出申请,再由有关部门对其家庭经济状况进行严格调查审核,对情况属实经济确实困难的户主给予批准进入,每月只对他们收取少量的工商管理费,而非困难户一律不准进入这些农贸市场经营。而非固定摊位则提供给偶尔到城里卖自家瓜果蔬菜的农民,可对他们收取一定量的场地清洁费,用于请环卫工人打扫场地,以确保维护场地的清洁卫生。这让农民自产自销成为可能,也是增加农民收入的一个途径。而对那些为了打发时间而出来摆卖的老年人,主要采取宣传教育的方式,组织引导他们积极参与到“城乡清洁工程”的活动中来,让他们在活动中找到乐趣。
结论和建议
 
一、工程“一刀切”的利弊
接受我们采访的兴宁区城管曾经向我们表示,工程出于“清理第一”的需要,为了避免出现不公平的现象,开始时必须使用“一刀切”的办法,这样的作法使得整个工程的执行状况令人满意,但是却以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为前提的。工程的初衷本来是好的,可是却引起了被整治者的普遍不满,而且一定程度上说也造成了市民购物的不便。从速度来说“拆除大于建设”,在老市场的拆除到新市场的建成存在的时间间隙区里,摊贩们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安排,社会保障也不到位,被整治者不属于社会“低保”人员,却面临下岗大潮之后的“二次失业”;从区位设置来说,市场的安排有行政的力量,但是也难以避免市场经济的介入,使得设置出现一些不是十分合理的地方。被采访的摊贩们对市场整顿存在一个统一的意见,就是按照就近原则,在原来的居民区设置市场。从市场形成的角度来说,由于大多数摊贩做的都是街坊生意,多年形成的居民市场不是两三天可以重新形成的。让他们交纳高昂的租金到一个不熟悉、没有市场保障的地方去做买卖确实为难。以裕丰商场侧面的补鞋钮扣行为例,这一带的补鞋钮扣小摊在数十年的经营中已经形成了一片区。即便在工程开展,城管对他们进行整顿之后,躲躲闪闪的他们仍然是一群“有组织”的工作集团,有着稳定的顾客源。在接受调查时,摊贩向调查组表示,裕丰侧对面的时装行本来是政府许诺给他们用于规范经营的,但是在经济利益面前,承包商最终还是选择了租赁给能给更高价的时装店。从市场租金的角度来看,60%的摊主认为新市场租金高是他们没有办法进入市场规范经营的原因。
新市场建设是一个行政行为,也是一个经济行为。其中的状况,要经过经济因素的重新定位不可避免。但是从这首先应该是一个政府调控的过程,人民的利益不可以忽视。从整体规划的角度说,原有消费习惯也不宜在一个急促的过程中被打破。因此,充分考虑居民的消费需要,注意保留原有的被打破的“街道市场”的特点,就近归类到一个新的便利市场中去。保证新市场建设的速度,市场规模可以不大,但是在税费上必须效仿新水街市场进行短时期内的免税,以帮助摊主渡过市场重整阶段。
 
二、执行人员的执法方式需要变化
85%的摊主对于城市检查队伍的执法方式感到不满意,大多数的摊主不了解被执法人员没收的东西的去向,他们认为执法人员的执法存在着不透明情况。另一方面,城管大队的城管则跟调查组说,他们的部门在工程进行之后,所有工作人员都进行了工作的重新安排,全员工作量都比以前都有所加大了。但是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管理,城管也感到鞭长莫及,人员安排上捉襟见肘。在调查组的实地调查中发现,面对摊贩(特别是市中心一带的)的“游击战”,城管们采用了街道办低保人员“监督岗”,就地雇用物业公司保安和雇用保安公司保安这三种方式来对付。但是收到效果并不是太好,管理人员一般采用“睁一眼闭一眼”的方式,默许小摊贩在不是很明显占道的小巷子里生存。而有的街道,更是出现了城管不在时候的“周末开放”。
“整治”是跟“建设”很难分开的。建设没有能够同步跟上,就必须在整治方式上花更多的心思。小贩自身由于文化程度的限制和利益所致,存在着自己的偏见。可是还是不能掩盖城管的执法中存在着粗暴简单的地方。而且在人员设置上面,没有注意有所侧重,把人员安插太散,表面上看上去面面俱到,但是实际却造成了管理不够严密,可以考虑分重点把守,对于市中心这些重点整治区域集中兵力以清理整治为主,而其他偏远的如城乡结合部等地区则尽量采用规范整合为主的方式,减少执法的困难。
 
三、工程要长期化、规范化
工程到了现在,具体执行部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懈怠。如街道办组织的工作岗,在初期的积极之后,出现了很多岗位空缺无人的情况,或者有人在岗位也形同虚设,城管在大整顿之后也出现了抓管不力的状况;街道办的主任反映,基层干部对于工程的工作也有了厌倦情绪。很多小摊贩在长时间的“游击”过程中又获得短时间的“歇息”,并且还存在着“等风声过后卷土重来”的希望,乱摆摊现象反弹严重,这些都反映了工程的长期化受到挑战。这个庞大的工程不应该是建立在领导的暂时激情上面的,它的长期性需要规范化去加以保证。规范化即是建立在合理性的前提下,一种不依赖人力加派而能够控制局面的良好状态。
 
  Copyright © 2005-2015 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